狗万滚球

<menuitem id="wm4s8"></menuitem>
          <u id="wm4s8"><button id="wm4s8"></button></u>
            <u id="wm4s8"></u>
            <u id="wm4s8"></u>
                  <u id="wm4s8"><button id="wm4s8"><center id="wm4s8"></center></button></u>
                    <u id="wm4s8"><button id="wm4s8"></button></u>
                    <ol id="wm4s8"></ol>
                    <ins id="wm4s8"></ins>
                    
                    
                    <u id="wm4s8"><button id="wm4s8"><center id="wm4s8"></center></button></u>
                          <menuitem id="wm4s8"><ol id="wm4s8"></ol></menuitem>
                          <u id="wm4s8"><button id="wm4s8"><center id="wm4s8"></center></button></u>
                              <u id="wm4s8"><button id="wm4s8"><center id="wm4s8"></center></button></u>

                              放弃北大清华的少年,愿在祖国航天事业中再见你

                              2019-07-05 11:17:46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张盖伦

                              科技日报记者 张盖伦

                              几乎是没什么犹豫,上海市控江中学应届毕业生严一粟的妈妈婉拒了北大清华递来的橄榄枝。

                              那时高考分数刚刚出炉,严一粟考了618分(上海高考满分660分),居全市前50名。

                              但她很清楚,儿子的志向是做航天,他的理想高校是哈尔滨工业大学(以下简称哈工大)。

                              “有考生放弃了清华北大上了哈工大”,这一度成为上海招考季的一则“奇闻”,在家长群、校友群中流传。

                              哈工大上海招生组组长刘仁辉感慨,这明明是一个正常选择,却被人议论纷纷。

                              “我们也该反思,社会是不是对分数看得太重?所有的顶尖名校都有自己的专长,我们不能认为,考出高分的考生,只有上那几所固定的名校才是正常的?!?/p>

                              择校完全是跟我的理想挂钩

                              严一粟最终报考的是哈工大英才学院,专业为探测制导与控制(航天方向)。

                              该学院招生不超过200人,采用本硕博贯通式的创新人才培养模式。

                              “择校完全是跟我的理想挂钩,我有一个从事航天的理想,所以我会放弃北大清华?!痹谏虾?亟醒S盐纳愕氖悠道?,严一粟戴着眼镜,刘海遮住额头,看起来斯斯文文。

                              但他把自己比作岩石?!把沂冉霞嵊?,坚硬在我的内心、我的思想。坚持那些我认为并且大家也认为是正确的事情?!?/p>

                              他的坚持就是航天。

                              航天梦始于小学。那天,严一粟在家全程观看了神舟七号载人飞船的发射。

                              触动他的,不是宇航员,而是坐在飞控大厅里的那群人?!澳敲炊嗑艿囊瞧靼谠谒敲媲?,他们操作得那么从容?!?/p>

                              后来,严一粟慢慢了解到航天事业是我国的强项,也是我国需要一直保持下去的强项?!拔以敢馊プ吆教煺馓趼?。而且,要进入国家内部?!?/p>

                              严一粟父亲的一位学生毕业于哈工大,如今在航天系统工作。从这位航天人口中,严一粟了解到哈工大和中国航天的渊源。

                              “在航天系统中,哈工大毕业生是最多的,这点很有说服力,坚定了我报考的决心?!?/p>

                              分数只决定了你选择大学的范围

                              刘仁辉记得,他第一次见到严一粟妈妈是在6月14日。

                              那时高考分数还未揭晓,但在招生咨询会现场,严妈妈替孩子表达了对哈工大“特别强烈的愿望”。

                              “出成绩后,说是618分,确实太高了?!绷跞驶愿下杪璺⒘肆骄洹肮病?,心里也在想,恐怕这孩子不会选择哈工大了。

                              严一粟却对分数看得淡然。

                              他说,高考成绩确实比预估的高一些,但没想过改变一开始的选择。

                              因为他的选择标准就一条——选自己想学的专业,和专业实力最强的高校。

                              “分数只是决定了你能选择大学的范围,在这个范围内,你做的选择更应该听从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应该有使命感,而且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使命感?!?/p>

                              走在想走的道路上,严一粟觉得自己身上扛着旗帜,那是战旗。他在向自己想去的地方前行、冲锋。

                              哈工大招生办主任邢朝霞说,这个招生季,她听说了不止一个“严一粟”。

                              在四川、在黑龙江,都有全省排名前两百的学生,冲着航天专业,一定要上哈工大。

                              某论坛上,有人发了严一粟的故事。

                              “不知道他将来是否会后悔,理想不能当饭吃?!?/p>

                              “这不是很正常吗,清北又不是每个专业都是最好的?!?/p>

                              “我自己没有这个觉悟和能力,我很佩服能保持初心为自己的梦想奋斗和努力的人?!?/p>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p>

                              ……

                              网友为严一粟争了好几页。

                              严一粟也理会不了这些议论,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再开学,他将踏入哈工大,进入学校颇负盛名的紫丁香学生微纳卫星团队。

                              这是一个给大学生开展科技创新活动的开放平台。该团队指导老师郭继峰也已经和严一粟沟通?!袄次颐钦夂?,他能以大学生的身份,参与卫星的研制、发射?!?/p>

                              之前,郭继峰已经为严一粟寄去了五六本书。

                              有钱学森先生的传记,有专业基础书,还有人工智能导论……“总之这个假期他会过得很充实?!?郭继峰笑。

                              “分数只代表过去,说明自己高中阶段学得还不错,到了大学一切清零,需要更加努力?!毖弦凰谒?。

                               

                              专访

                              “理想不是一句口号,更是一场修行”

                              ——访上??亟醒в毂弦瞪弦凰诼杪?/strong>

                              科技日报:孩子什么时候告诉你们他有做航天的想法?

                              妈妈:小严从小就比较喜欢国防军工,小时候我们也经常带他去上??萍脊莺透骼嗑虏┪锕??!吧衿摺狈⑸涞氖焙?,他很明确地告诉我们,说爸爸妈妈,我喜欢这个。我说,你要做宇航员吗?他说,不是的,我特别喜欢大厅里的科学家。既然孩子有这个想法,那我们就鼓励他。

                              初中时,他参加了学校的业余无线电社团,他很喜欢,做得也不错,拿到过一些奖项。后期,他慢慢就想去做一些和控制有关的事情。

                              高一的时候,他班主任来家访,问他以后的方向。他就很坚定地说,要走国防军工,做航空航天方向。

                              科技日报:作为家长,你们对孩子的航天梦是什么态度?

                              妈妈:孩童时期的梦想是最纯真最没有功利性的,作为父母,最大的心愿是他身心健康、平安喜乐。他有这个梦想,而且不为成长中的很多东西所迷惑、所动摇,一直坚持到了高中。那么,我们愿意尽最大可能去成全他的理想,维护他最本真的初心。

                              他高中的时候就会去了解不同学校航天专业的特点,最终坚定地选择了哈工大,不像有些人以为的,是“一时冲动”。最后高考分数是比较高,但如果因为分数高就放弃自己一直以来的选择,那也许才是真正的“一时冲动”吧。

                              科技日报:那严一粟也很清楚,自己选择航天专业以后,可能会面对什么吗?

                              妈妈:理想不是一句口号,更是一场修行。除了专业领域的知识技能,每个行业也有自己需要的特质:职业操守、价值观、性格、人品、心态、耐挫力(逆商)、心理调适力等等,而往往后者才是你能走多久、多远的决定性因素。

                              我们很早以前就跟小严探讨过未来可能会面对的许多种情况。

                              这一次你经受住了所谓更好平台的诱惑,那么下一次呢?诸如若干年后和同学聚会,他们名校光环加身,如果你默默无闻,陷入事业上的瓶颈,你怎么想?如果你在行业里有所建树,但出于保密的原因一个字不能吐露,只能听其他人夸夸其谈,你怎么想?还有,未来国家如果有需要,你必须去往大漠戈壁深山之中,你怎么想?……我们把可能碰到的事情,全部都掰开揉碎摊在他面前。

                              他的回答是:我所拥有的,是别人所无法拥有的;而别人拥有的,我一定会有能力拥有,问题只在于我想不想拥有。

                              我们引导孩子“知己知彼”,让他对可能面对的一切有心理准备。孩子有梦想,家长要做的,不仅仅是鼓励和引导,也要提醒和监督,让他的能力和梦想能够匹配。否则,梦想就是“叶公好龙”,说说而已。

                              科技日报:其实很多家长都会有名校情节,比如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上北大清华。

                              妈妈:北大清华非常棒,你去不去,选不选,他们都是“神”一样的存在。但其他学校也有自己的特色,也有它自身的不可替代性。而我们喜欢的,恰恰是哈工大所独有的不可替代性,就这么简单。之所以有人关注和议论,说到底不过是因为,当你的分数能够达到清北这一级别时,很少有人会不选择他们罢了。但这就跟谈恋爱一样——汝之砒霜,吾之蜜糖,仅此而已。

                              科技日报:可能有些人还是会对你们的选择有其他看法。

                              妈妈:我们也听过各种各样的议论,但我们觉得完全没关系。对熟悉小严的叔叔阿姨和老师来说,这个选择太正常了。

                              也有朋友截屏给我一些网上的讨论,我跟小严说,主流的还是比较正能量的,但对不同的声音更要感谢。因为这些给了你历练的机会,都是宝贵的人生财富。更何况它们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未来你还会碰到更多更深刻的考验。

                              我个人觉得,不要“唯分数”“唯学?!甭?,分数并不能完全代表学生的能力,教育也应该百花齐放。在这点上,我们由衷地感到幸运,孩子就读的控江中学从来都支持学生的人生规划,尊重每一个孩子的个人意愿。这不仅是对孩子的包容尊重,更是学校师道传承的风骨和自信的展现.

                              人生啊,做自己喜欢的事才是最幸福也是最可能经受得住挫折的。我和孩子爸爸希望,孩子未来的职业不仅仅只是他谋生的手段。

                              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喜乐、身心健康,我也想告诉家长们,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力尊重孩子的意愿,也是一种选择。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陈小柒
                              狗万滚球